欢迎来到爱爱爱图,黄色录像,私色坊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915bc.com。爱爱爱图,黄色录像,私色坊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作者:四维雪

摘要: 许锦年拍拍谢五度的头,不和她计较:“好了,你别用书上看到的那一套来验证生活了,等你在生活中被折磨的屁滚尿流的时候,才会明白生活兮教育,其他都是纸上谈兵。”

锦年似水CH3 初恋已成鸡肋

 “我爸常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谢五度在关键时候就会搬出她爸爸。“而且,人结婚可不是为了要离婚的。”

 “人结婚是因为想为对方放弃自由。”谢五度想了想,肯定的说。



CH3 初恋已鸡肋


        许锦年一夜翻来翻去睡的不好,浅浅的梦里都是唐思思的控诉。第二天醒来觉得没有精神,便懒散的在家里休息。

  “姐,店里有人找你。”晌午时分许锦年接到了谢五度的电话。

  “谁呀,说我不在,说我没空。”许锦年拒绝着。

  “呃呃呃......”谢五度的话还没说话,电话就被抢走了:“锦年,我是罗浩楠,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谈一谈。”口气不容推辞。

  许锦年叹口气,看样子罗浩楠是有了老板病,“我一会去咖啡馆,那里见。”

  许锦年也见过罗浩楠几次,只能说认识这个人,却从未单独相处过。罗浩楠笔直的坐在吧台边等许锦年,合体的灰边衬衫,衣领整齐贴合,修身便裤,商务但不传统,一身优越儒雅的气质在小小的咖啡馆里显得特别出众。

     谢五度见到许锦年推门而入时,吊着的心才落下来,她给许锦年使了个眼神,意思这是个不好惹的客人。

  “思思找过你了?”罗浩楠一脸严肃。

       “怎么有心思一大早过来喝咖啡?”许锦年并不打算有问必答。

  “哪有什么心思,事情一忙完就连夜赶回来了,她倒好,一个好脸色没给我,一大早反而自己去出差了。”罗浩楠抱怨道。

    唐思思找自己抱怨可以,罗浩楠可不行,她许锦年又不是垃圾桶,逢人就可以抱怨的。

  “你们夫妻之间的家事不在家里处理,我这里变成家庭矛盾事务所啦?”许锦年故意调侃着,语气却是一种讽刺。

  “思思的事你知道了?她也就你一个交心的朋友。”这种嘲讽也不知道罗浩楠听出来没有,他急于切入主题,追问唐思思的想法。

  “昨个在我那哭呢。”

  “你帮我劝劝思思。你别看她好像一副女强人的样子,其实孩子气重,玩心重。现在不再生一个,过几年年纪大了想生都生不了了,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许锦年一听这话就很反感,大龄女青年的敏感神经被针扎了一下,典型的大男子主义。

  “你也是现代人了,怎么还会有这么老派的思想,女人非要生孩子不可?”许锦年质问。

   罗浩楠一愣:“我一向很尊重她的意愿,只是生命已经来了,我们不能拒绝。”

      许锦年仗义的站在唐思思一边,其实她心里也矛盾着,毕竟那是一个生命,只是作为朋友,有时候就是不分对错义无反顾的支持。“不管怎么样说,你也不能私自换了药。”

    罗浩楠听闻,便知许锦年一副臭脸的原因了,他左右环顾见四周无人,才压低了声音哭笑不得的解释:“我怎么会做那种事情,思思发现质问我时我就猜到药是我妈给换的,她急着再抱个孙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我也就只能自己先担下来,思思那种脾气,平时和我妈就处的不好,你说我能让她们俩鱼死网破,心中嫉恨的过一辈子?思思怨我,也就是时间问题,夫妻床头打架床床尾和。”

  又是婚姻生活中的千年难解问题,听罗浩楠这么一说许锦年口气才软了一些。

  “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主要还是思思自己,我也不能帮她生这个孩子。” 许锦年说完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讪讪一笑:“我尽量劝劝她,但咱们也尊重她的决定。”

        “可是......”罗浩楠欲言又止,他看出许锦年是不会站在他这一边,也只能点到为止,毕竟唐思思是自己的老婆,没有自己搞不定要老婆闺蜜搞定的道理。罗浩楠皱皱眉,心里想着下一步要怎么做,心不在焉的起身告别:“谢谢你锦年,思思有你这样的朋友我也很放心。”他想最后再拉拢下许锦年。

          许锦年善意的点点头,送他出门。一快递小哥推门而入,手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花大声嚷嚷:“哪位是许锦年!”

  “看起来有仰慕者啊!”罗浩楠打趣道。

   许锦年疑惑的拿起花上的卡片,卡片上写着:“祝你的心情如玫瑰一样美丽。陆少峰。” 在罗浩楠面前收到花,许锦年反倒不好意思起来,幸亏罗浩楠没有停留,匆匆离开了。


   陆少峰一夜无眠,把自己在许锦年前的表现细细回顾一遍,细想并没有不妥之处。他眼中的许锦年虽然也是平易近人,却始终有种冷冷的距离感,而她那清冷的美丽又挠的他心里痒痒的,昨晚发的消息没有得到回复,但是男人怎能被一点挫败打倒呢,而且雷厉风行才是他的风格,否则那些歹徒怎么能被他制服。

  “姐,你生日啊。”谢五度看着捧着花的许锦年走进咖啡馆。

  “没人过生日。”许锦年看了一眼桌上开的正鲜艳的花。

  “谁送的呀,正好十一朵呢。”谢五度边数边说。

  “小孩子管那么多。”许锦年不搭理她,所以找了个瓶子把花插起来。虽然不是自己期望而来的,花是无辜的,这么娇艳的生命怎能蹉跎呢。她寻思着要如何劝思思把孩子留下来。

    在她寻思间,第二束玫瑰花又送上门了,再过两个时辰,第三束,这一日就这样不间断了收到了九束玫瑰花,加起来正好九十九朵。这一日进进出出的客人在堆满鲜花的咖啡馆发出惊叹和羡慕声,许锦年却心思满满。

  “这小伙子放大招,很用心嘛!”谢五度感慨道。

  “追小姑娘的花样。”许锦年撇撇嘴,要说没有一丝的虚荣那是骗人的。

  “姐,你应该庆幸啦,还有人用追小姑娘的方法追你,你也空窗很久了吧?”

  “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老旧的思想,什么玉啊,瓦啊的。感情不过就是你情我愿,就像找工作先试试,你不试总在家里等着白马王子架着七彩云车来接你啊,那都是童话里骗人的。”

  “你小小年纪怎么跟我爸一样。”

  “旁观者清,你再摆谱好玉都变成化石了。”谢五度是人小鬼大,讲起道理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我对那人没感觉。”

  “别这么快下结论,吃个饭看个电影,丰富丰富业务生活,让男人的赞美洋溢在你的周围,反正咱们不吃亏。”谢五度怂恿着许锦年,打她来咖啡馆就没见过许锦年和什么男人约会过,但凡对她有意思的客人,她都会冷面对之。谢五度觉得许锦年把自己的心封住了,需要一定的释放才行。

  这是一个20岁的谢五度的理论,和30岁的唐思思理论截然不同,一个赞同及时行乐,一个赞同保持格调别随便勾搭个男人,两人均有各自的道理,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别贫嘴了,查下网络上有没有订单。”许锦年不打算再与谢五度争论,一说到要与男人交往,她的心就紧紧的。

  “哦,有一个叫“馋嘴的猫”的网友,定一个两人座,要西班牙烩饭套餐。”谢五度在电脑上查询着,“怎样,给他确定吧?”

  “行,你给他回复,我去超市备点材料,你把其他的准备下吧。”咖啡馆做美食也是因为许锦年自己喜欢,本打算做给自己吃的,有时候,在她心情好的时候,也接受网络预定。


  许锦年喜欢食材,她每次到超市挑选食材时都觉得分外轻松,因为专注能把那些糟心的事忘在脑后,等她走出超市时发现时间已晚,她赶紧给谢五度发消息,确认用晚餐的客人到了没。

  谢五度发来一串二次元的符号后写到:“到了,一猥琐大叔和一无辜纯良少女。”

  许锦年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画面,对晚餐的制作少了几分兴致。

  许锦年特意在咖啡馆后院开了个小门,方便从后院直接进了咖啡馆。谢五度听见她的声音也穿梭到后院。

  “怎样?”许谨年悄声问。

  “预定的客人到了。”谢五度汇报着。

  “嗯。帮我把虾洗了。”许锦年正抡起袖子准备把食材都处理了,就听到吧台传来了一个宏厚的男中音:“有人吗?可以加点水吗?”

     许锦年觉得这个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她走向前台,眼前的一个中年男人穿着褐色的polo上衣,裹着微微隆起的腹部,头发尽量往前梳着以掩饰有些稀落的前额。男人似乎也认出了她,拍着手惊呼到:“许锦年!”

  “杨树林?”许锦年也颇感意外。

    在一闪而过的尴尬之后,中年男子恢复老练的交际语气:“你一点都没变哦。”

    许锦年当下想回应的“你也没什么变化”卡在喉咙口说不出来,临时换了一句:“你不是在槟城吗?怎么到鹭岛来了?”

    最喜欢凑热闹的谢五度闻声便从后院走了进来,假装在一边忙活着,耳朵已经开成猫耳朵监听模式,小眼也时不时的瞥向两人。厅内唯一一位坐在的女孩估计就是杨树林的女伴了,她背对着吧台坐着,许锦年看不到对方的脸。

  “哦,来和这边的大学做交流。”杨树林见一边有了人,有点儿拘谨起来:“不知道你在这里,我们好久没见了。”

      是挺久了,杨树林是许锦年大学分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的前男友,倒不是分手时闹得有多么不快,而且因为大学毕业后两个人就去了不同的城市。一晃数年,许锦年没想到曾经健硕的小白杨也不可避免的被岁月这把杀猪刀整容成了中年大叔。

    杨树林看见许锦年打量自己的目光,下意识的摸摸肚子,打趣道:“你倒是一点儿都没有变呢。”

  许锦年欣然的把这话当成了赞美,朴素的装扮和先天的文艺气质让她看上去的确比同龄人年轻不少,不过几年经营的操劳也让她增加了几许白发,这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时背对着吧台的女孩闻声也站了起来转过身来。许锦年想礼貌的向她点点头,却是一愣,听到动响望去的谢五度也一愣。女孩一身素净的白衣,消瘦的瓜子脸,扎着马尾,约莫二十来岁,容貌和许锦年有九分相似。



..........................................................................................

本节更多故事情节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已更新